• 澳洲导盲犬毕业秀!爱同行,不拒绝,为ta们转发倡议! 2018-12-27
  • 5月一二三线城市房价环比都涨了,后续会咋样? ——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8-12-22
  • 【作者文集】
    【作者资料】
    共计3092
     
    潘石榴的盛宴
    ——拉拉
    有天有地,有阳光和雨露真好。一切美好的东西就在天地间孕育……
    今年盛夏的时节,食堂门前斜坡上像姑娘似的那颗潘石榴树果实累累,枝头沉甸甸。青绿的果实在潘石榴树的枝丫上星罗棋布,隐约匿藏于青绿的潘石榴树叶子之中;果实的沉重迫使有些枝条压弯变了形,弯垂着眼看要过了极限,要折了。然而,潘石榴树似呼不以此为意。它任凭果实不断地从枝干吸取养分,不断地日益长大,丰满。它似乎在享受着,压弯变了形的枝头上,密密麻麻地招摇地挂着浑圆青绿透亮的硕果在天地间张扬的快乐,如同一位孕妇在向世人显摆自己凸出的肚皮一般。我用木条帮了它的忙,将它被硕果压弯的枝条撑起。做完这些,我不禁哑然笑了。这不等同于送给孕妇一支拐杖吗?行吗?保险安全吗?我不禁问自己。
    潘石榴树的盛产,我当然也喜悦和快乐,因为内心揣着一份自认为笃定的收获。心想这下有果子吃了,最少持续半个月!
    果实成熟,香味四溢的时候,正逢大风大雨的季节。隔三差五,风就刮着潘石榴树沉甸甸的枝条在空中飘来荡去,似乎要检验挂果的牢固程度;雨水也无情地拍打着潘石榴,似乎要用力戳下或者击落这些已经或趋于成熟的果实。但这颗潘石榴树始终岿然伫立于斜坡边上,牢牢地抓住自己呈现给这个空域,这个天地间的成果。
    突然有一天,门前那颗石榴树的领地里门庭若市。白天总有不少鸟儿在周围欢快地引吭高歌,吱吱喳喳。我笑着自言自语说鸟儿开演唱会了。我每天一有空就在门前或坐或站着观看它们的表演,倾听它们天籁的歌声。其时也有不少的蜂蝶类在周边一起活动——或者可以说是伴舞。不知道是被鸟儿动听的歌声引来,还是这场音乐会本身就是它们开办的。鸟儿在卖弄歌喉的时候,没忘了蜂蝶类是美味;常常在它们忘情地表演舞姿时,趁它们不注意把它们叼进嘴里。
    一天,我想吃潘石榴果了。我正在摘取已经熟了的果实时,恰好我的同事看见了就告知我吃不得。他说熟了的果里面全是虫子。我不信,将已摘下的果子掰开查看,果然真如他所述果体内藏有虫子。我纳闷这咋回事?我于是将果体仔细查看一番,果然发现了倪端。我发现摘下的熟果都有一处非常柔软。该处的果皮上隐藏着一个比针眼还细小的伤巴,与其说是伤巴不如说是轻微的伤痕。我突然意识到了问题就在这。以我的知识作推测,我做出了一个举动。我摘下一个未熟的果比较、查看;没有发现类似的现象——没有伤巴。由此,我突然想起了有一种很诡异的蜂虫。这类蜂虫专门将自己的卵产在其它虫类幼虫的体内繁衍后代。是不是它们或者类似它们的蜂虫在潘石榴的果体上也实施了类似的作为?我想答案是肯定的了。它们先我们下手了。为了繁衍后代,它们在抢占资源!看来自然界不乏聪明的大脑和智慧系统。
    在感叹这类蜂虫的聪明时,我想出了对策。我想毕竟人类总要比它们聪明!
    其实,不单单是人类比它们聪明,鸟类也比它们聪明。蜂虫聪明地采取这种方式抢占资源繁衍后代;但是它本身受了限制,鸟类比它们更聪慧,智商更高,生存策略更高明,路子更宽广。在实施抢占生存资源这种行动时,蜂虫类往往被在附近隐藏守候的鸟类逮个正着,把它们吃了。而人类的智慧,呵呵,当然更高深于鸟类了?;褂心且恢笔鼗ぷ盼业暮诎姿贰恢缓诠?,一只白狗。它们的智慧也远高于鸟类。鸟类时常被它们捕捉,成为它们的美食。
    由此,我突然涌现出这么一种观点:我们人类平日里常常沾沾自喜,往往自认为人类更聪明,更具智慧,是万物生灵之首,能战天斗地战胜一切??墒钦蔽颐窃诖蟮独厥凳┪颐侨死嗨酵昝赖纳婕苹?,没准儿也有一种力量已经隐藏在我们的身后或周围或体内,伺机捕杀我们!只等我们进入它们——这种力量所控制的范围或领域!我相信威胁人类生存的这种力量存在。也许这种威胁力量就来自于类似蜂虫寄生类的人类寄生虫。毕竟什么样的环境造就什么样的寄生虫!由此也要求我们的人类,在战天斗地之时需要更智慧一些。
    潘石榴盛会不知不觉就举行了;但具体时间不知如何界定。掐指算来算去,今年的潘石榴盛会就是鸟的演唱会举行之初开始。天地间的飞禽类,天地间的爬行兽类,天地间的蜂虫昆蛾类,还有天地间的两脚类,包括我都不请自来共同享受这个盛会。这个没有请帖的盛会,主角的潘石榴树很是慷慨,没有给盛会设防,没有给盛会设限,没有给盛会参与者附加条件。更为宽容的是不需要前来参加盛会者带礼物,也不用报门庭,喜欢就来,想吃就自个儿取果吃食。鉴于参会者的起居习惯和行动习性各自不同,这个盛宴不分白天黑夜持续进行。
    没有秩序维护的盛会,免不了就生出一些事来。首先,每个熟了的潘石榴果实体内都被寄生了虫子;要不就被飞禽走兽啄食或啃咬了一部分,我们两脚类不敢再取来食用了。那么我们两脚类要退出这场盛会?我的同伴不甘心;我也一样。这么好吃的果实,就给它们毁了?后来我发现,半生不熟的果没有被鸟兽啄食和啃咬,也尚未被蜂虫寄生。我心下不禁大喜。于是我就摘取进入半生不熟阶段的果实来享用,并将此发现告知我的同事。但这半生不熟的果有股涩味,口感差;味道与成熟的果实相差甚远。我的同事不甘心于食用这些有涩味,口感不爽的半熟品。有一天他想了个办法。他用塑料袋将一些尚未成熟的果实包裹起来。他说是试验,看看就不就效。果真就效,他后来吃到了可口的熟透了的果实。
    试验成功了,但一个问题来了。我们是不是将树上尚未成熟的果都用塑料袋包裹起来,确保果实都属于我们两脚的人类,全归我们两脚的人类享用?我想起了一个老者的一句话,他说:“与大自然共生共存,要懂得分享?!庇谑俏颐挥型菩形彝氯〉玫木?。我的同事因为一些事情占用了他的时间,也没继续实施他的做法。大部分的果实仍然裸露,裸露的成熟的果实自然主要被大自然的飞禽走兽,蜂虫昆蛾类享用。值得欣喜的是,我偶尔也能捡漏。在飞禽走兽,蜂虫昆蛾类饕餮大餐时,我诧异还能抢到裸露着完好的成熟的果实。这似乎是大自然的惠赠吧;不,也许是回赠。
    人类往往都是自认为眼前的有一切或所看到的一切,自己所需要的一切都是自己的。但是,这一切真正的主人应该是大自然。
    少年时,学到的生物学知识告诉我,一个生态系统和生物集群是相互关联的。我想每天能听到鸟儿的歌声,我就得舍弃一些自以为属于自己的果实给它们分享。否则,我以后连听蛐蛐的鸣叫声或将成为一种奢侈,没准还成为一生的奢望。中年以后,人生的格局将被打破。懂得分享,懂得面对失去,应该是收获快乐的开始。其实,我认为活着就好,没有毛病就是对家人的贡献。不必探究要拥有多少财富才不枉来此生,才是功成名就,一身的轻松就是功成名就;不必探究要活多长时间才值得,剩下的岁月如何过才有意义,能欢度晚年的时光就是意义。
    潘石榴盛会就这样纷纷扰扰地进行着,热热闹闹地持续着,演绎着盛会的故事。已经被粘贴上故事的时间放慢了脚步,给盛会的进程拉伸了好一段长度……
    一天夜里刮着大风下着暴雨,风雨肆虐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晨,我发现树上的果全没了,地面上尽是散乱的树叶、断枝丫和碎果实。盛会由此戛然而止。但是盛会的余音仍然缭绕于门前的山谷。鸟儿的欢叫声每天依然,只是稀落了些;夜里的虫鸣依然如故,或者更热闹了。生物的多样性,决定了每个生物都生存于多元的种群领域中和多维的群族社会中。今年天上的潘石榴盛会被一场风雨关了门——结束了;但地下的潘石榴盛会没准恰恰就被这场风雨拉开了大幕——刚刚开始……。而作为人类种群的一员,我现在只能期待着我能参与的下一次天上的盛会。这是我能得心应手从容地参与的盛会;但这只是我的期盼而已,实现这个梦想需要很多条件;盛会的时间也不敢断定,或许明年如期而至,或许会更远一些,或许……,呵呵……。
      
      
    2017年7月
      
     
    本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
  • 澳洲导盲犬毕业秀!爱同行,不拒绝,为ta们转发倡议! 2018-12-27
  • 5月一二三线城市房价环比都涨了,后续会咋样? ——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8-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