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河北经济日报官方微信 2019-04-09
  • 马思纯《我是大侦探》送礼物 吴磊:我们大老爷们好糙啊 2019-04-05
  • 回复@IP比ID好:你的意思是不分老少不分男女不分勤懒不分聪笨……想干啥就干啥?或配置同样多的资源? 2019-04-03
  • 网友给山东省委书记留言获回复 共计37条 2019-04-03
  • 一语惊坛(6月8日):友谊勋章是给国际友人的最高荣誉。 2019-03-23
  • 只要你散毒,我就消毒!这也是责任和义务! 2019-03-23
  • 习近平:我们一致主张安全是上合组织可持续发展的基石 2019-03-19
  • “一带一路”大学双创教育“和声正美” 2019-03-19
  • 五朵金花,期待里约绽放(奥运大点兵·网球) 2019-03-18
  • 雷政富狱中发声:否认漏罪举报 不服原判正申诉 2019-03-17
  • 开往唐朝的地铁 二号线唐文化主题专列首发 2019-03-14
  • 徐焰:一百二十年后,回望戊戌变法 2019-03-08
  • 天津各界学习十九大精神--天津频道--人民网 2019-02-18
  • 亦庄人大附实验学校3年内投用 2019-02-13
  • 取消加分,让奥赛回归学科特长本质 2019-01-31
  • 【作者文集】
    【作者资料】
    共计2772
     
    《大明宫词》之弘
    ——兜兜飞
    我叫弘。大唐帝国皇子。当朝太子监国。
      
      
      
    我,生于大明宫,长于大明宫。
      
    大明宫。这帝国里盛产阴谋与野心家的地方。
      
    它有着尊贵至极的外衣。同样,也有着最为低贱的命运。
      
    身为皇子,身为高宗与武后的太子,我的命运,早已同这大明宫一样,被权利与欲望,钦定。
      
      
      
    我有着世上最为高贵的血统以及万民敬仰的地位。
      
    然而,这却无法满足我灵魂对于爱与自由的追求。
      
    爱情。我原以为我的爱情可以在高贵华丽的外衣庇护下,肆意滋长。
      
    却忘了,那一切与权力擦身的感情,都被赋予了特殊的含义。抑或被野心家所利用。
      
    尤其,是像我这样的爱情。
      
    孤独。悲伤。不被世俗接纳,但其热烈程度却丝毫无损的爱情。
      
      
      
    太平说,我是一个活的隆重而典雅的男人。
      
    是的,我努力呈现出一个盛唐太子所应具备的风采与傲然。
      
    因为,我爱这盛世大唐。我爱这歌舞升平。
      
    我爱我李氏王朝。我爱,一切自由的灵魂。
      
      
      
    所以,我不止一次恳求母后将婚姻赐予那在禁园中为这大唐养育莲花的红白莲公主。
      
    福祉,本应永远保佑那些真正需要爱与婚姻的灵魂。
      
    我固执的认为,上一辈人的恩怨纠葛,不应再延续到她们的身上。
      
    我单纯的认为,母后,我那万人敬仰的母后是会有如此的胸襟与气度。
      
    我以为,她懂得,饶恕,与爱。
      
    也许,她懂得。
      
    但是,我忘记了,王皇后与萧淑妃,是曾经母亲通往她梦想路途上最为坚硬的绊脚石。
      
    我忘记了,为了至她们于永世无法脱身的境地,以成全自己的,对于权力的追逐与欲望,
      
    母亲,我那年轻的母亲,亲手将我的妹妹,葬送在摇篮中。这样的悲痛,她如何忘怀。
      
    权力,在仇恨的面前,倍显庞大。
      
      
      
    但,我是弘。
      
    我不忍看着我的两位姐姐,在这场仇恨的角逐中,蹉跎了年华。
      
    仇恨,是可以被爱消融的。
      
    而爱,却正在以另一种形式,被母亲用她对于旧仇人的痛恨所一点点吞噬。
      
    我祈求母亲,如果她们的青春可以换来大唐国运的福祉,
      
    那么,我让我来代替公主去抚育佛花,因为,那更能代表我的心情。
      
      
      
    就在那一天,母亲看待我的眼神中,多了一种我从未发觉过的东西。
      
    那,许是陌生。她从未想过她温顺的儿子,会以这样一种方式与她对抗。
      
    那,许是喜悦。她终于找到了,让我离开这皇太子位置的理由。
      
    然而,我的单纯,以及我的执着,终究战胜了我的敏感与直觉。
      
    母后诞辰那天,我做了一件在旁人看来近乎荒诞的事情。
      
      
      
    我努力说服自己,像个孝顺的皇子那样,送上一份可以令母后喜悦的礼物。
      
    但,责任与信仰,打败了传统的世俗。
      
    我献上红白莲二位公主鬓角的过早斑白的头发
      
    以此来对抗母亲用她的权利所赋予公主们不幸的婚姻。
      
    嗜酒的门卫,怎能懂得公主们高贵的情怀。
      
    酒后的殴痕,怎能成为婚姻所给予她们最为冷漠的礼物。
      
      
      
    爱情,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爱情,高贵神秘纯洁的爱情在这大明宫里,已经被赋予了特殊的含义。
      
    它,在这大明宫里,悲哀的成为了权力与阴谋的产物。
      
      
      
    而我的爱人,他,不同。
      
    他虽为男人,但却有着女人所无法比拟的细致。
      
    他跟随我多年,了解我一切的生活禀性,并且,懂得我全部的思想与行为。
      
    并且,他用他的忠诚与我一起捍卫着在这摇摇欲坠的大明宫里,我们真诚的爱情。
      
    在他身边,我不是皇子,不是太子。
      
    我,只是,弘。
      
      
      
    虽然我们的爱情,遭受了世人的鄙夷与唾弃
      
    甚至在某些时刻,它成了那些迫使我远离皇位的,阴谋家们的把柄。
      
    但,只要是以爱情的名义,并且真诚,那么它就是尊贵与崇高的。
      
    为此,我拒绝了父皇为我安排的婚事。
      
    虽然母后说,那是我的职责。
      
    但,爱,可不可以超脱权力与职责,野心与阴谋,孤傲的活着。
      
    或许可以,但,决不是在这,冰冷的大明宫里。
      
      
      
    我终究还是以我固执而单纯的行为触犯了母后最后一点底线。
      
    她收回了那年,她与父皇的诏书。
      
    那诏书上昭然写着,立太子弘,为皇太子……
      
      
      
    我秋水般孤独的灵魂,终究在某个落日黄昏,成为了野心家们欲望的殉葬品。
      
    在我告别人世最后的时刻,想起贤曾经问过我,倘若有一天母后废了我的太子位,我会如何。
      
    当年的我,有着令人心疼的善良与单纯。我说,我会去找父皇。
      
    贤说,倘若父皇坐视不理,而母后立了我们其他的皇子做太子呢。
      
    我骄傲的说,我会替你们高兴,因为我们是亲兄弟,无论是谁当了太子,那都是家族的荣耀。
      
    而,现在,此刻,我不希望我弟弟中的任何一个再与皇权有着半点牵连。
      
      
      
    皇族,有着大明宫外的人所憧憬的一切荣耀与富贵。
      
    却淡漠了世间最为珍贵的温情。
      
    而温情,在着明媚的大明宫里,却可将人,置于死地。
      
    权力,赢了爱,赢了自由,赢了感情。
      
      
      
    我死以后,我的爱人,带着爱情所赐予他的勇气,以及必死的信念,孤身前往朝堂之上。
      
    他祈求父皇母后赐他一死,并在死后,与我合葬。
      
    我们低沉阴郁的爱情,第一次这样昭然若是的,呈现在世人面前。
      
    第一次,以这样一种直接的方式,揭开了大明宫里那些虚伪面具下惊恐的灵魂。
      
      
      
    我们的爱情,使得我们有了最为充足的,与权力相抗衡的资格。
      
    即使那些为了权力而产生的阴谋,陪葬了我们的爱情。
      
      
      
    大幕落下。
      
    惊鸟四起。
      
    夕阳婉转。
      
    离散。
      
    离散……
      
      
      
    我是弘。
      
    些许年后,我的灵魂飞回了这魂牵梦萦的大明宫。
      
    这,让我欢喜,让我悲伤的大明宫。
      
    在这里,我曾经把梦想做到最巅峰。
      
    却也是在这里,权力与政治无情的粉碎了我的高傲与信仰。
      
      
      
    一切,如烟。
      
    我的爱人,他的灵魂从此与我一起双宿双飞。
      
    飞到了,遥远的,没有野心欲望权力纷扰的,太平盛世。
      
      
      
    我在夜里,梦回大唐。
      
     
    本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
  • 河北经济日报官方微信 2019-04-09
  • 马思纯《我是大侦探》送礼物 吴磊:我们大老爷们好糙啊 2019-04-05
  • 回复@IP比ID好:你的意思是不分老少不分男女不分勤懒不分聪笨……想干啥就干啥?或配置同样多的资源? 2019-04-03
  • 网友给山东省委书记留言获回复 共计37条 2019-04-03
  • 一语惊坛(6月8日):友谊勋章是给国际友人的最高荣誉。 2019-03-23
  • 只要你散毒,我就消毒!这也是责任和义务! 2019-03-23
  • 习近平:我们一致主张安全是上合组织可持续发展的基石 2019-03-19
  • “一带一路”大学双创教育“和声正美” 2019-03-19
  • 五朵金花,期待里约绽放(奥运大点兵·网球) 2019-03-18
  • 雷政富狱中发声:否认漏罪举报 不服原判正申诉 2019-03-17
  • 开往唐朝的地铁 二号线唐文化主题专列首发 2019-03-14
  • 徐焰:一百二十年后,回望戊戌变法 2019-03-08
  • 天津各界学习十九大精神--天津频道--人民网 2019-02-18
  • 亦庄人大附实验学校3年内投用 2019-02-13
  • 取消加分,让奥赛回归学科特长本质 2019-01-31